全部
全部
时政新闻
乡镇新闻
部门新闻
公示公告
硒都相册
二维码专区
硒都发布
云上硒都
硒都头条

梁 琼:人间烟火抚人心

发布时间:2021-11-20

来源:中国硒都网

字体大小:

“留个电话,加个QQ、加个微信……”再也不怕地理上的距离,感谢通讯事业的飞速发展,拉近了距离也增进了感情更促进了发展。前段时间看见很多人在解释刚打开微信界面的那一幅图片,说实话,刚开始我真的没注意这幅图片到底是什么意思,每次打开然后刷信息,刷朋友圈,匆匆一瞥不过是地球和人。玩累了微信,偶尔关闭朋友圈几天,再打开刷不见底的信息和各种各样的销售,也会觉得错失了“逛街”的好机会或者错过了几份重要的信息,也就有了一种错觉“被排除在世界之外”。偶尔爱热闹的我还是喜欢在人群中找寻自我,找到我和社会的连接点,借用平台拉近距离,同时也可提高效率。总以为这样的方式可以让自己更好地融入,静下来才发现有些人和事的距离却越来越远,习惯了课堂上面对面交流的我总觉得这种快速简便的交流方式少了许多人间烟火气。

许是经历得太少,许是知识浅薄,我无法给“人间烟火”下个定义,只是看到乡间袅袅炊烟、扛着锄头晚归的老农、几声吆喝、还有街边并不标准的叫卖,总是脱口而出“这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上班地就在集市,去逛集市的次数却屈指可数,我都是用当下最流行的逛街方式--淘宝,也就习惯了淘宝,习惯了“手机在手可以走遍天下的日子”。工作之余,看到办公室外来来回回的“赶场”人,偶尔不太明显的几声叫卖,繁忙之余却是看到最美的景和最动听的声音,突然就想去“摩肩接踵”的集市转一转,不一定要寻得什么宝贝,就是那些努力生活的样子、那几道并不出众的美味可以慰藉浮躁的心灵。距离上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赶场已经很久很久了,而且以前赶场也是匆匆忙忙,直奔目标,速战速决,想快速“逃离”嘈杂的环境和味道,一向偏爱安静的我还真不太习惯。“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岁月的痕迹总是会留在人的外貌和思维上,许多年少时不曾喜欢得如今已爱不释手,曾经那些集市的嘈杂却成了当下最美的声音,还有童年最想“逃离”的是如今回不去的,也就有了想法找一把零钱,奔赴热闹的集市。

小时候爸爸妈妈去“赶场”,那是要一天的(因为没有车只能走路),天刚亮就出发,天黑了才会回来,在家的我就从天亮盼到天黑,是妈妈买回来的“包子粑粑,是一个早已透心凉的油香,或者是五颜六色的糖果,又或者是一双漂亮的袜子,一件漂亮的衣裳……”总之只要有一点礼物,开心得不得了。记得是一次六一儿童节的前夕,爸爸妈妈也是去赶场了,当时的我还承受不了走回二十多公里路,只能在家等着妈妈买漂亮的衣服。当时那种等待的心情,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好笑,一天都在屋外张望着,时不时跑进去问奶奶“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呀!”,奶奶总是笑笑摸着我的头说“你吃了晚饭,天黑了你妈妈就会回来了的”。那时候真的好骗,我真的乖乖吃饭,等着妈妈买回来的礼物。那时候的礼物不像现在这样美丽,也没有现在价值高,我记得是一套极其简单的衣服加一双雪白的球鞋,自从妈妈回来给我穿上,到睡觉都没有脱下来。记忆中最珍贵的回忆,哪怕是后来穿了很多漂亮的衣服,穿了无数漂亮的鞋子,可是那一套怎么也忘不了。

又逢一个农历的“单日子”,早早地到办公室,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赶紧去拖上办公室的小姐姐去“赶场”,那个兴奋劲不亚于小时候见到最爱的零食和衣服,也不像小时候胆怯,“理直气壮”走进菜市场,东瞧瞧,西瞧瞧,这集市比超市好玩多了,各种场面像放电影,没有洪亮的叫卖声,各自都在整理好面前所卖的东西,一大盆各种颜色的粑粑,自己磨的黄豆豆腐、魔芋豆腐,自己家种的红薯、蔬菜,各种手工编制的竹子产品,还有门口那棵树上采下来的拐子……“琳琅满目”,目不暇接。在一块豆腐面前,我们驻足了,拿出手机就准备扫码付款,问题来了,这位奶奶并没有收款码,心心念念的豆腐,拉着小姐姐各种找熟人扫码还钱,终于买到了豆腐。继续走着,耳边有并不太利索的声音:“菇凉儿,买点瓜子撒,过霜了的拐子可甜了;买点儿辣椒蛮,这个辣椒几多新鲜;这个娃儿买点儿包包儿菜蛮……”不知不觉,这些声音交汇成一曲曲优美的乐曲在耳边回荡。我们穿梭在各个小摊贩前,看着他们讨价还价,看着他们为了重量价格“锱铢必较”,这些淳朴的动作真的让人讨厌不起来,眼前的场景,不亚于一场精彩的电影。“电影”看完了,本来只想买一块豆腐的我们加入购买行列,女人估计有天生的“购物”本领,我们“有模有样”开始挑选各种商品,砍价,看称,其实很多都不懂,也装模作样看那些我并不熟悉的东西,走出集市手上都已经提不下了,拐子儿、黄姜、辣椒、油馅儿……还对几位老人编制的背篓、刷把、扫帚、筲箕恋恋不忘,一步三回头想着下一场一定要把这些带回家。终究经济发展拉近了距离,交通改变了出行方式,热闹的菜市场晌午过后已经渐渐恢复安静,人们都收拾自己摆摊儿的各种“家伙什儿”回家吃午饭了,集市周边的炊烟袅袅升起,“老头子,回家吃饭了”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我期待着下一个热场,终究这大山里简单平凡的烟火气最抚慰人心……

总编:朱述耀 责编:廖康庄